您好,欢迎来到新巨人 []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 新巨人 > 品牌策划 > 最高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母:我儿子回不来了

最高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母:我儿子回不来了

来源:新巨人  日期:2016-12-3 19:45:56   浏览次数:

最高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母:我儿子回不来了

昨日,聂树斌改判无罪后,聂母在法院外接受媒体采访。
1
昨日,聂树斌改判无罪后,聂母在法院外接受媒体采访。
聂树斌父亲和姐姐得知聂树斌无罪的消息,两人情绪激动,失声痛哭。
1
聂树斌父亲和姐姐得知聂树斌无罪的消息,两人情绪激动,失声痛哭。

  新京报讯 (记者王梦遥)昨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至此,前后历经22年的聂树斌案有了最终结果。

  执行死刑10年后现“真凶”

  1994年8月10日上午,康某某父亲康孟东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女儿失踪。同日下午,康孟东和康某某同事余秀琴等人,在石家庄市郊区孔寨村西玉米地边发现被杂草掩埋的康某某连衣裙和内裤。8月11日11时30分许,康某某尸体在孔寨村西玉米地里被发现。经公安机关侦查,认定康某某系被聂树斌强奸杀害。

  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提起公诉,石家庄市中院于1995年3月15日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聂树斌死刑,以强奸妇女罪判处聂树斌死刑,决定执行死刑。聂树斌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1995年4月25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决定对聂树斌执行死刑,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授权高级人民法院核准部分死刑案件的规定核准聂树斌死刑。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7日,另案被告人王书金自认系聂树斌案真凶。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

  自2007年5月起,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父亲聂学生、姐姐聂淑惠向河北省高院和多个部门提出申诉,认为聂树斌不是凶手,要求改判无罪。2014年12月4日,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本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查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存在重大疑问,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建议最高人民法院重新审判该案。

  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最高人民法院同意山东省高院意见,于2016年6月6日决定提审该案。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决定该案由第二巡回法庭审理。7月4日,第二巡回法庭依法组成合议庭,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第二巡回法庭庭长胡云腾大法官担任审判长,主审法官夏道虎、虞政平、管应时、罗智勇为合议庭成员。

  再审期间,合议庭查阅了该案全部卷宗及相关材料,赴石家庄察看案发现场、核实相关证据、询问原办案人员,咨询了刑侦、法学专家,并多次约谈申诉人及其代理人,听取其意见,依法保障其诉讼权利,多次听取最高人民检察院意见。最高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改判聂树斌无罪。

  最高人民法院鉴于原审被告人聂树斌已经被执行死刑,根据刑事诉讼法和有关司法解释规定,决定对本案不开庭审理,并依法作出无罪判决。

  该案宣判后,合议庭向申诉人及其代理人、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席公开宣判的检察人员送达了判决书。据悉,该案后续的国家赔偿、司法救助、追责等工作将依法启动。

  【判决主要理由】

  原判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主要依据是聂树斌的有罪供述与在案其他证据印证一致。但是,综观全案,本案缺乏能够锁定原审被告人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聂树斌作案时间不能确认,作案工具花上衣来源不能确认,被害人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不能确认;聂树斌被抓获之后前5天讯问笔录缺失,案发之后前50天内多名重要证人询问笔录缺失,重要原始书证考勤表缺失;聂树斌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合法性存疑,有罪供述与在卷其他证据供证一致的真实性、可靠性存疑,是否另有他人作案存疑;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

  反应

  河北高院:向聂父母致歉

  对于与聂树斌案相关的王书金案,聂案审判长胡云腾在宣判时表示,对申诉人及其代理人提出的王书金系本案真凶的意见,因王书金案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本院不予采纳。昨天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最高法院相关负责人未对王书金案作出回应。

  最高法院再审宣判后,聂树斌案原审法院河北高院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坚决服从并执行最高法院的再审判决,谨向聂树斌的父母及其亲属表达诚挚的歉意。

  河北省高院称,将根据聂树斌父母提出的国家赔偿申请,及时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并严格依照法律的规定,依法作出赔偿决定。将汲取此案的深刻教训,并就是否存在违法审判问题及时展开调查,在今后的审判工作中,将严把案件事实证据关、程序关、适用法律关,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聂树斌案再审公开宣判后,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厅厅长尹伊君表示,通过此案办理,司法机关切实有效保障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体现了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决心,彰显了司法机关坚持无罪推定、疑罪从无、实体和程序并重的司法理念,对今后办案工作将产生积极深远的影响。

  现场

  聂母张焕枝:等的就是这一天,但儿子回不来了

  2016年12月2日,沈阳,晴,天气预报显示最低气温零下三摄氏度。在东北,这称不上是寒冷天气。

  在位于沈阳市浑南区新隆街27号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内,聂树斌案迎来最终结果。上午10点32分左右,伴随着法官落下重重的法槌声,已被执行枪决21年的聂树斌被宣判无罪。

  聂树斌的母亲、该案申诉人张焕枝听到这一消息后,皱眉、捂嘴,在法庭上号啕大哭。

  事后接受采访时,平静下来的张焕枝第一句话说,我等的就是这一天,我就是要这个结果,但结果再好,我的儿子回不来了,这个正义来得太迟了。

  说完,张焕枝又哽咽了。

  “我那孩子回不来了”

  第一法庭是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内部最大的法庭,最多可容纳130人左右。庭内布局摆设和其他法庭没有任何区别,墙面左右挂着两幅毛笔字,位于右边的是繁体“法”字,正对着申诉人和诉讼代理人席位。聂树斌案再审宣判开庭后,张焕枝和律师李树亭就坐在那里。

  9时37分,张焕枝身穿黑色羽绒服,在李树亭的搀扶下从右向左穿过第一法庭。聂母的出现在现场引起了一阵小小骚动,但两人随后在法警陪同下走进休息室,试图进入的记者并没有获得任何信息。

  9时45分,旁听席已经座无虚席。旁听的120多人中包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法官、检察官、公安干警、律师、高校学生、普通公众和记者。

  张焕枝和李树亭再次进入听审公众的视野,是在书记员宣读完法庭纪律之后。这时是9时56分,张焕枝脱掉了外套,身穿黑色毛衣和棕色马甲,李树亭则身穿深红色毛衣、系了红黑相间的围巾。入庭时张焕枝朝旁听席看了一圈,没有显露表情,没有任何手势。

  随后,审判长胡云腾带领另外4名合议庭成员进入法庭。法槌声响,再审宣判正式开始。

  身着法袍的胡云腾用将近30分钟宣读了判决书则要。张焕枝偶尔抬头环顾四周,更多时候她和李树亭一样,盯着审判席,或在纸上做些记录。

  事后李树亭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是在记录审判长提到的要点,包括哪些证据被采纳了、哪些没有采纳。张焕枝则说,自己年岁大了,眼睛看得不是很清楚,记录得比较慢。

  10时32分,全场起立,胡云腾宣布再审结果,宣告聂树斌无罪。在不到2分钟的宣判过程中,张焕枝先是表情凝重、皱眉、捂了一下鼻子,表情酸楚。待落座后,终于忍不住趴在桌上号啕大哭,3次大喊“我那孩子回不来了”“让我的孩子回来吧”。

  坐在一旁的李树亭赶紧拿出纸巾上前安慰,随后法警、法庭工作人约5、6人也上前安抚情绪,胡云腾则站在审判席上提醒“法庭还有话要跟你说”。胡云腾要告诉张焕枝的是,根据国家赔偿法的相关规定,她可以在2年内向河北高院申请国家赔偿;此外还可以申请国家赔偿法律援助。

  前后不到40分钟,奔走近10年的张焕枝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我这几年没白辛苦”

  逃犯王书金落网并自认“真凶”后的2007年,张焕枝开始了为儿子的申诉之路。

  申诉之路将近10年,最难的是什么?张焕枝说,最困难的倒不是来自家庭,是当时司法不完善,“走到哪里哪里都不理你。”

  “这些年我是不容易,但是我知道这个事肯定不是我儿子做的,他胆小,而且他没有跟女人发生那样的关系。这个理念一直在支撑着我。”

  在法庭一侧近10平米的休息室里,张焕枝告诉围过来的记者,如果来得及,她想第一时间到坟上去告诉聂树斌,要让他知道,妈这几年没白辛苦,这个罪名不该由他来背。

  “最想说的话是什么?”

  “我想给全国人民说,我想告诉大家,这个案子已经圆满结束了。”

  张焕枝难掩激动,她“感谢媒体”,说对结果很满意,要给“最高法院点个赞”。这是22年来她最盼望的时刻。

  在所有人把目光集中在张焕枝身上时,律师李树亭就在旁边坐着,中间手机来电铃声一直没停。他之后不打算再接受媒体采访,再审结果已出,自己的代理工作也告一段落,“之后可能会整理一下代理这个案件的点滴,算是为中国司法留下一份资料。”

  86岁法学泰斗专程赶来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就坐在旁听席第一排的中间位置。这位被称为中国刑诉法开拓者和重要奠基者的86岁老人从北京专程赶来,庭审开始前,陈光中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慢慢走进来。

  在胡云腾宣读判决书则要的过程中,身着深色西装、头发花白的陈光中在座位上一直身体前倾,表情严肃。

  坐在庭审媒体区的一名记者说,自己用余光看到,不少记者听到结果时在擦眼泪。

  另外一名记者在庭审结束后发布一条朋友圈,她用英文写道,记者生涯六年,见证了太多案件宣判,但这次仍能听到自己心跳加快,因为这个案件已经成为职业生涯的一部分。“是,聂树斌被宣判无罪。”

  辽宁大学法学院研二学生张玖琳也在庭审现场,她坐在法庭右侧倒数第二排,庭审开始前15分钟进入法庭,“直到今天早上才知道要听审的是聂树斌案,之前一直是保密状态。”

  听到结果,张玖琳没哭,“但内心非常震撼。”她告诉新京报记者,中途曾想给妈妈发条短信,后来发现没有信号不得已放弃。

  “如果能发的话发什么呢?”

  “我特别想告诉她,我在旁听聂树斌案,一件21年的冤案,要翻案了。”

  陈光中事后接受采访时声音有些颤抖,他说,对判决非常认可,“很高兴、很欣慰。”

  聂父称儿子可以瞑目了

  胡云腾宣布庭审结束时,张焕枝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称自己“有话要说”。

  张焕枝和胡云腾的谈话约在了媒体采访之后,在对结果满意的同时,站在胡云腾面前的张焕枝表露了自己的不安。

  张焕枝不清楚后续的国家赔偿流程,胡云腾解释说,2年之内都可以提出国家赔偿,现在回去就可以提出;向河北高院提出的时候可以聘请律师,律师的费用河北高院可以提供法律援助。

  张焕枝掏出本子和笔,顺着胡云腾的话一个字一个字记录,反复确认了至少5遍。

  她向胡云腾坦陈自己内心的矛盾:“我想最高法院给我做主,让河北高院直接给我赔偿。”

  胡云腾回复称:“我们已经通知了河北高院,你申请他们马上就会受理,河北高院今天就会表态,他们的态度很明确。”

  “我最怕的就是他们为难我,如果有这样的事情我能够再向最高法院反映吗?”张焕枝向记者解释,她的担心是因为“大家都知道的河北高院对聂案的态度”。

  坐在张焕枝对面的胡云腾就再给张焕枝一颗“定心丸”:“我会跟他们说,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他们会按照法律规定进行赔偿,不会像过去那样了,他们必须尊重最高法院的判决。”

  与此同时,近千公里外的石家庄鹿泉,聂树斌的老家,聂父聂学生激动痛哭。他说,等了二十多年终于迎来迟到的正义,感谢所有提供过帮助的人,儿子终于可以瞑目了。

  新京报记者 王梦遥

  聂案22年

  ●1994年8月5日

  河北石家庄市西郊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

  ●1994年9月23日

  21岁的聂树斌被抓。

  ●1995年4月25日

  聂树斌被判处死刑,两日后的4月27日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8日

  河南荥阳警方抓获通缉逃犯王书金。其坦白曾在河北广平、石家庄等地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其中4人,其中一起细节、地点等,与聂树斌奸杀康某某案高度一致。

  ●2007年3月

  王书金被判处死刑,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高院,理由是他自供为聂树斌案真凶属重大立功行为,但检方并未起诉他这项犯罪事实,导致他的立功未被法院认可。

  ●2013年6月25日

  王书金案再次审理。检方当庭出示了聂树斌案中被害人尸检报告等部分证据,称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

  ●2013年9月27日

  河北高院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死刑判决。同时,河北高院在裁定书中认定,王书金不是聂树斌案真凶,但认为检方提供的聂树斌案证据在形式上存在瑕疵。

  ●2014年12月12日

  最高法院指定山东高院异地复查聂树斌案。

  ●2016年6月6日

  最高法院决定依法提审聂树斌案。

  ●2016年6月20日

  最高法院决定聂树斌再审一案由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审理。

  ●2016年11月25日

  聂案再审合议庭全面听取聂母张焕枝及其代理人李树亭律师意见。

  ●2016年12月2日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聂树斌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 更多相关信息:
在百度中搜索最高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母:我儿子回不来了    在谷歌搜索最高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母:我儿子回不来了
在雅虎搜索最高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母:我儿子回不来了    在搜狗搜索最高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母:我儿子回不来了